Tag Archives: 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來自航太科技的最佳補氧飲品

(特派員孫崇文/特別報導)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補給液」可能成為生病及病毒引起缺氧問題的優質補氧商品:

SARS和MERS是迄今未知的冠狀病毒物種引起的急性全身發炎系統綜合症,這些病毒體結合了新的RNA基因組和脂質雙層糖蛋白包膜。 根據關于冠狀病毒科的已知知識,SARS和MERS病毒具有很高的突變率。

MERS和SARS是急性,快速發展的全身發炎性感染,可能會帶來令人痛苦的死亡率。 這些感染的顯著臨床結構源於其呼吸系統的急性受累,以及對血液氣體平衡的快速破壞,當pO2和pCO2受到足夠的損害時,髓質中的化學感受器就會失效。

這次的新冠病毒引發的心肌炎,極為類似「中風、心肌梗塞造成人體嚴重傷害,而其主要原因就是已分化細胞因缺氧大量死亡」。

迄今為止,抗病毒藥和炎症抑製劑(類固醇)尚未有效地改善SARS和MERS的毒力。

早在May 2013, revised 2014, by Gérard V. Sunnen, M.D.發表了有關臭氧與氧氣針對MERS及SARS的治療運用/MERS, SARS, and emerging Coronaviruses: theoretical considerations and a proposal for critical care parenteral oxygen/ozone therapy.

關於治療MERS和SARS的「臭氧及氧療法」的精彩文章連結:

http://www.triroc.com/sunnen/topics/sars.html

氧及臭氧是一種天然存在的能量豐富的分子,具有獨特的物理化學和生物學特性,表明它可能作為單一療法或更實際地作為標準治療方案的輔助物,在MERS和SARS的治療中可能發揮作用。

本連結文章概述了「臭氧及氧」發揮其抗病毒作用的六種可能機制,由於臭氧分子固有的過剩能量,從理論上講,與微生物特定的選擇不同,臭氧將在整個冠狀病毒譜圖中顯示出有效性,這是合理的,MERS和SARS的急性感染階段以大量病毒複製為特徵,淋巴和血液腔室大量充滿病毒,這個階段提出了最大的臨床挑戰,本文提出了一種通過全身性地將「氧氣/臭氧氣體」與血液連接來清除病毒的方法。

環境方面運用臭氧獨特的消毒特性,作為氣體,它具有液體不具備的滲透能力,鑑於MERS和SARS會在蟎蟲上長達數天的持續時間,建議將臭氧技術應用於醫療環境的淨化。

然而我們都知道臭氧作為氧化劑具有很高的反應活性,可能會損壞組織,如果能找到臭氧的更安全替代品,將會是民眾的一大福音。

「高登氧補給液」是台灣與美國航太科技合作生產的飲用品,由於該商品的氧化還原電位(ORP 達到800+-20% mV),同時其氧氣分子的電結構而更加穩定並且安全,飲用後可以有效提升血液中的血氧飽和度,並且不會造成自由基傷害的問題。

「高登氧補給液」也可以運用它的電結構作用,噴霧在啊皮膚或其他物體表面上,可以有效安全地用作局部清潔液及抗菌液,將會是眾多商品中的最佳參考聖品。

總之,有人提出對氧氣/臭氧全身療法(對人類和動物無害)進行研究,應作為MERS和SARS的研究考慮因素,然後發現這種治療方法不僅在這些特定條件下有用,而且在將來出現的冠狀病毒也可能會有用,當然還需要更多的產、官、學、醫療單位協助臨床驗證,並提出更多的分享及經驗。…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補給液」可能成為生病及病毒引起缺氧問題的優質補氧商品:

ㄧ.根據國外文獻報導

早在May 2013, revised 2014, by Gérard V. Sunnen, M.D.發表了有關臭氧與氧氣針對MERS及SARS的治療運用/MERS, SARS, and emerging Coronaviruses: theoretical considerations and a proposal for critical care parenteral oxygen/ozone therapy.

關於治療MERS和SARS的「氧氣及臭氧療法」的精彩文章連結:

http://www.triroc.com/sunnen/topics/sars.html

SARS和MERS是迄今未知的冠狀病毒物種引起的急性全身發炎系統綜合症,這些病毒體結合了新的RNA基因組和脂質雙層糖蛋白包膜, 根據關于冠狀病毒科的已知知識,SARS和MERS病毒具有很高的突變率。

MERS和SARS是急性,快速發展的全身發炎性感染,可能會帶來令人痛苦的死亡率,這些感染的顯著臨床結構源於其呼吸系統的急性受累,以及對血液氣體平衡的快速破壞,當pO2和pCO2受到足夠的損害時,髓質中的化學感受器就會失效。

這次的新冠病毒引發的心肌炎,極為類似「中風、心肌梗塞造成人體嚴重傷害,而其主要原因就是已分化細胞因缺氧大量死亡」。

迄今為止,抗病毒藥和炎症抑製劑(類固醇)尚未有效地改善SARS和MERS的毒力。

氧及臭氧是一種天然存在的能量豐富的分子,具有獨特的物理化學和生物學特性,表明它可能作為單一療法或更實際地作為標準治療方案的輔助物,在MERS和SARS的治療中可能發揮作用。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高登氧飲用水及補給液可補充身體的缺氧問題

本連結文章概述了「臭氧及氧」發揮其抗病毒作用的六種可能機制,由於臭氧分子固有的過剩能量,從理論上講,與微生物特定的選擇不同,臭氧將在整個冠狀病毒譜圖中顯示出有效性,這是合理的,MERS和SARS的急性感染階段以大量病毒複製為特徵,淋巴和血液腔室大量充滿病毒,這個階段提出了最大的臨床挑戰,本文提出了一種通過全身性地將「氧氣/臭氧氣體」與血液連接來清除病毒的方法。

環境方面運用臭氧獨特的消毒特性,作為氣體,它具有液體不具備的滲透能力,鑑於MERS和SARS會在蟎蟲上長達數天的持續時間,建議將臭氧技術應用於醫療環境的淨化。

二.更安全的替代品:

然而我們都知道臭氧作為氧化劑具有很高的反應活性,可能會損壞組織,如果能找到臭氧的更安全替代品,將會是民眾的一大福音。

三.經由腸胃道直接吸收的氧:

「高登氧補給液」是台灣與美國航太科技合作生產的飲用品,由於該商品的氧化還原電位(ORP 達到800+-20% mV),同時其氧氣分子的電結構而更加穩定並且安全,飲用後可以有效提升血液中的血氧飽和度,並且不會造成自由基傷害的問題。

四.運用在身體及物品抗菌:

「高登氧補給液」也可以運用它的電結構作用,噴霧在皮膚或其他物體表面上,可以有效安全地用作局部清潔液及抗菌液,將會是眾多商品中的最佳選擇。

五.結論:

國際文獻提出了氧氣及臭氧的全身療法進行研究,考慮其對人類和動物無害而做為MERS和SARS的研究因素,然後發現這種治療方法不僅在這些特定條件下有用,而且在將來出現的冠狀病毒也可能會有用,當然還需要更多的產、官、學、醫療單位協助臨床驗證,並提出更多的分享及經驗。

諮詢專線:0987-842598     03-3708079    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