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與瘟疫,被忽略的兩股改變歷史強大力量

【記者劉懷仁/ 台北報導】

歷史往往由偶然間某個不太被在意的人物所翻轉;並且,歷史也經常會依照這個原來不太被在意的勝利者的話語權與價值觀所撰寫,所以連篇累牘的史籍,其實充滿了主觀與偏見。或者,歷史所載,多半被刻意過濾掉很多極為重要的真相,以致於,歷史文獻中常常會有某些失落的環節,某個歷史過程,常常會存在許多不合理的、自相矛盾的現象出現。

被忽略的歷史轉折因素

除了刻意過慮抹除之外,基於客觀條件的不足,歷史也往往忽略掉了氣候與傳染病改寫歷史的洪流之力。

由於科學上的不足,歷史往往只能以熒惑(星象)、災異、饑饉這些含糊的字眼,來記載某些翻天覆地卻又無法解釋的歷史轉折。

近代,人們透過結合科技探索、歷史文獻與考古材料的研究對比,發現到,氣候演變與突然的瘟疫,往往能夠對一個時代產生盛世的助力或覆滅的殺傷力。

根據研究,秦朝及兩漢,氣候比較溫暖,農產富饒。北方匈奴放牧生活也算富足,因此匈奴雖有騷擾,卻沒有全面南遷對秦朝兩漢造成致命威脅。

因此,秦漢時代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安定而強盛時期,溫暖的氣候條件甚至為當時的人們創造出優異的體魄,由於農產富饒,營養充足,所以,已出土的「以真人為範本」的秦俑,幾乎都是個個人高馬大。

一場火山爆發帶來的長期酷寒

到了東漢末年,氣候轉冷,據說原因是伊洛潘戈火山爆發所致,據當時拜占庭學者的紀錄顯示,當時日光不明、長期嚴寒。中國同樣也有六月飛霜、乾旱和饑荒的災異紀載。

伊洛潘戈火山的大爆發,除留下了17公里寬的火山口,直接導致了10萬人死亡之外,並且釋放巨量火山灰改變了地球的氣候,伊洛潘戈火山灰把全球帶進嚴寒時期的過程,科學家已從南極冰層中的鑽探研究找得到了證據。

日月無光、天氣嚴寒,六月飛霜、糧食短缺,從而盜賊蜂起,世界大亂。在中國。從黃巾賊起,到三國時期再到南北朝,總計大約歷時長達兩百年的動亂。

南北朝時代,又稱為五胡亂華,歷史的記載都把問題歸咎於晉愍帝引發了八王之亂,但事實上,晉愍帝或許做錯了一些事,卻絕非造成五胡亂華的主因,根據上述科學與考古研究,五胡亂華除了八王之亂外,其背後最大的力量其實就是火山灰所帶來的氣候驟變。

北人南遷世界大動亂

氣候變冷,影響最大的莫過於生活在北方的民族,為了生存,他們唯一的出路就是南遷。東方的匈奴、鮮卑、羯、羌、氏五個胡人族群,幾乎是同一時間的向南侵奪,除直接導至西晉滅亡外,並使整個中原大地陷入了長期混亂局面。與此同時,西方的羅馬帝國也因為北方日耳曼蠻族的大舉入侵而滅亡,走向了嶄新的了中世紀的時代。

而除了氣候之外,推動人類歷史轉折,還有另外一股跟氣候力量同樣強大的力量叫做瘟疫。 圖片來源,引用自pexels.com;by CC 2.0

瘟疫,終結一戰引爆二戰

瘟疫改變一個時代的力量更是銳不可當,也更加充滿傳奇色彩。

整整一百年前(1918至1920)發生的西班牙流感,除了殺人無數(有統計數字的正式紀錄為三千五百萬,但有人推估,真正的數字應有五千萬到一億人。),並且,這一波歷時兩年半的疫情,還意外終止了陷入膠著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有歷史學者認為,西班牙流感在終止一戰的時候,也同時為二戰埋下了復仇者的種子,從而導至希特勒可以用煽動性的演說,在二十多年後引發了比第一次世界大戰更為慘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瘟疫進行式,迎來陌生的世界

西班牙流感改變世界的一百年之後,新冠病毒全面擴散,在短短四個月間已造成三百多萬人感染(至五月五日為止,全球共有364萬人感染,並有25萬人喪命。)現代科學界、醫界或者政府,仍然堅持不願意使用瘟疫來定義此次人類所面臨的新冠病毒浩劫。但是,如果新冠病毒的傳染流行不叫瘟疫,那麼什麼才叫瘟疫呢?

不論新冠病毒的全球擴散是不是叫做瘟疫,並不會影響新冠病毒像從前許多瘟疫改變歷史走向一樣,新冠病毒改變人類歷史的力量已經存在,並且已經從許多可知的或不可知的層面對當代人們以及後世子孫產生不可逆轉的推動力,在我們眼前的這一刻,人類歷史的長河正在發生一次大轉彎。

很多原本熟悉的事情可能會變得遙遠模糊,而很多原本陌生的新事物,也將在人們措手不及的情況下成為生活中的必然。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